2010年10月15日

慈雲山57座的朋友 (轉載)


轉載自 uwants.com 網站
http://www.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8494488&page=1#pid122000786


有冇人重記得呀!拆咗好耐囉.唐記士多,新興利,怏樂餐廳,重有DR.MOK,而家做咗'麥噹噹'
好似.重有冇以前啲相,可以up上嚟嗎?

57 座近那兒?舊圖書館那兒,定舊基甸呢?

雲華街與惠華街交界

細個三姊弟都有落去食雲吞麵,就響正樓梯口嗰檔,講返出嚟就一定記得.     各位街坊好嗎?

仲有lift口果檔潮州粉面。

LIFT口檔野啊,  米我舅父開的,有時候都去幫手架。。。。

好似晚上有個四眼哥帶條好粗嘅金頸煉同手鍊系到拉二胡好好聽?

我住59座, 但細個的時侯會去57座lift口間互助委員會一邊等人,一邊睇電視. 我仲記得暑假系唐記士多隔離串布花賺錢,1977年一個月百幾蚊.

除左唐記重有間叫廣興(我阿爸開架)・右面系南記百貨,左面系藥材鋪,然後系鴻發匹頭.我重記得間診所個西醫叫寞禮富!!!

廣興系咪賣酒的? 如果冇記錯我爸爸跟你爸爸好熟的, 你是否客家人?

街坊!你好!系呀!廣興酒莊,我阿爸人人都叫佢廖伯,佢早幾年走左。

如果我冇認錯人,你呀媽現在經常在黃大仙跟些老人家打客家紙牌。

我念我地唔止系街坊, 可能系鄉里tim, 你爸是否 XX文, 我爸姓吳, 小時候我爸爸帶我經過廣興酒莊就會入去同你爸傾偈, 順便飲番枝汽水, 我爸而家仲尚在, 他現居鳳德村.

郷裡你好!!系呀!以前鋪頭門口好熱鬧!D叔叔伯伯系度飲酒,食煙.頃偈,真系幾高興!!!

我記得叫'肥佬伯',買葡萄汽酒就幫襯佢.

大家又記吾記得57座下面遊樂場有部電視機,八尺高,吾知乜野時候開,不過我好似睇過超人!!!

還有張祝珊小學(道慈佛社)唔知有冇記錯,大家是不是同窗?不過不是我,是我姐姐.

有無相?是否現在慈雲山中心位置?

應該系!因為57座系正中央球塲下面!!大家又記吾記得58座有間向陽國貨.好似有校服賣架!!!

當然記得啦, 老爸跟老闆又系好熟, 佢地一見面就講客家話, 我小時候的面巾, 拖鞋, 白飯魚, 校服等等, 都系幫佢買, 後來好似搬左去 2F 巴士站對面.

我讀基甸幼稚園

生意不及從前,始終以前小學一定著白飯魚,不是回力就是雙金錢。57 真無什麼去過。

你是寨固,還是寨固的兄弟呀!

我系(寨固)最細個細佬(安),大家好!你地好勁,我阿媽打紙牌都被你地見到!客家紙牌我諗好快失傳,我都未見過後生識得玩!重有客家人鬧人都系用客家話,親切D掛!!!

你啊哥好嘛!我都好耐無見過佢啦!今日又見到妳媽一個人坐在公園。

佢而家住天水圍,都幾好!你住下邨架!!好多以前街坊都搬左落去!!

90 年尾至91年初,好多街坊就開始搬離慈雲山,大多數都是搬往黃大仙,個個都熟口熟面,當年的師奶和街坊呀叔,都變了公公婆婆了,有時經過公園見到他們,偶爾都會想起他們從前的面孔,二十一座都有很多搬了來下邨,相信好多你都認識!

你以前住21座架???我識吾識你架???你讀五邑???

我住20座,不過都認識好多21座的人,我和你哥年齡相近一些,而你我是有印像的,我應該知道你,我都是五邑,是上午校。

我搬去28座前, 住系19座, 面向20座, 唔知有冇見過你呢, 仲記唔記得19座同20座中間有好多小食賣, 有啄啄糖, 雞腳, 有個呀伯賣煎釀三寶, 我細個時候好百厭, 竟然在樓上擲水彈, 好彩次次都冇擲中阿伯, 如果擲中阿伯既油鑊就大件事, 而家想起真系好對阿伯唔住, 我念阿伯都應該不在了, 好後悔整蠱阿伯.

住在這區 27 年了 (17座~24座),我相信我們曾見過,因這範圍很細。細個時,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背後的危險,到後來成長了,回頭一想,如有意外,真是大件事啦。我們住的樓中間部份,(即廁所位置),外牆有水渠的,麻雀會在水渠的駁口位置築巢,我經幫爬上去取雀旦,一層沒有就爬上一層,再沒有就再上一層,試過爬到上五樓,現在想想,當時真系吾知死字點寫,跌落黎真系命都冇呀!從前沒有玩具玩,通處跑跑,通山跑跑,這就是玩意,赤住腳都可以跑到觀音廟玩餐飽,執啤酒樽去士多玩錢,細樽伍仙,大樽一毫,夠四毫子就行路去摩士游水,如人多進不了埸就再行去九龍仔泳池,只足夠入場費,沒有多餘的錢買零食,最慘就系,游完水後,捱住肚餓要行路返慈雲山。

我地有一次仲勇, 記得以前8樓有貓梯上天台, 不過會鎖住上唔倒去, 有次廁所唔知整乜, 起左個棚架由地下直上天台, 我地就爬棚架走上天台玩, 仲坐系天台邊兩腳吊吊 fling, 果陣時真系唔識死, 而家想返起都心寒.

個陣時好多人都鍾意在出面的騎樓坐在上面,背向街,我經常都這樣坐,現在想起都感覺儍儍地,都吾知為也。

寨固個名好熟, 即時醒起老爸用客家話讀過咁上下既音.

細個時我經常幫我老爸去你酒鋪買燒酒,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爛了,老爸便索性一次買一打,你老爸經常送燒酒去我家,所以好有印像,你老爸的樣貌我仲記得。我都是客家人呀!

"慈雲山之友"  嘩我地又系街坊又系鄉里, 我都系興寧客家人, 不過識聽唔識講.

我發覺有一現像,在那個時候,客家人的細路都是識聽吾學講,但潮州人的家庭,細路哥都多做識聽識講,是不是鄉族的問題,有同感嗎?

對呀, 潮州人宗族觀念較強, 小孩子學語言時必定要用潮州話跟家人溝通, 小時候左鄰右裡有很多潮州人, 他們家裡上上下下都是說潮州話的, 我家是爸爸說客家話, 到現在他都不懂說廣東話, 媽媽語言天份高, 她說由鄉下落黎, 幾個月就識講廣東話, 所以媽媽跟爸爸用客家話, 跟我們就用廣東話, 所以我家兄弟姊妹全是識聽唔識講.

以前住我家隔離是客家人,個師奶成日叫佢個仔做 " 些閙" ,所以成條冷巷啲人都這樣叫他,後來才知是客家話 " 細路"。

咁你即系不是客家人啦, 冇錯 "些閙" 是細路, "些 Moa" 就系細妹, 男性名字通常尾後加個"固"字, 例如人名"遠材" 佢地會叫 "遠材固", 如果系女性名, 佢地會加個 "麻"字系名後面, 例如叫 "金蓮" 佢地會叫 "金蓮麻", 好有趣.

果陣細個一知半解嘛!人地咁叫就咁叫,都冇問點解!

我家跟你相反,我老爸會講廣東話,但老媽就搞吾掂啦!在香港幾拾年都學吾到。

我都吾知系點解,我們小時候,老爸老媽一定用客家話溝通,見到老鄉也是,所以他們叫人的名字都用客家話,有些白一點就聽得明,有些聽不明的又賴得去瞭解。客家話我大部份都聽得懂,因由細到大都聽,己習慣了,但講就吾掂啦!簡單的都會說一點點。

當年街坊親切好多!我三樓三十幾戶!到而家大部分我都重記得佢地姓乜!而家對面屋朝朝打招呼,但都吾知點稱呼!!

從前生活簡單得多,一個人就養起六七個人,家家戶戶打開曬門,一眼見曬是甚麼環境啦,那裡有袐密,家家細路多,大家溝通都近一些,現在變了。

行番慈雲山以經好慘.經過東南西北座甘多野食.又無錢飲紅豆.波籮沙士水,真攞命.講開錢以前鬼節拜神D人會撒錢,19座紅梅電器聽講系最大手筆.不過當年年紀較細,吾究慈雲山之友爭.我印象中執過一兩毫咋!!!!

嘩!紅梅電器你都仲記得,你吾講起我都忘記了。系真勁。

講開鬼節拜神執斗零, 我地系 22 座對開條斜路執, 一晚可以執倒成蚊咁多架, 不過就成身黑哂, 我地會去19座樓下公廁洗手洗身, 跟住會去買汽水飲, 此情此景, 如在昨天.

5 則留言:

  1. 當然記得我是其中一家士多的家人 hahaha

    回覆刪除
  2. 記得小學三年班 小息揰到大肚的徐老師 我當時好驚,重無Say Sorry 希望佢母子平安
    呢件事擺喺心好耐

    回覆刪除
  3. 57座,安欣樓,很懷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