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1日

兒時慈雲山雜憶2—只食排骨既排骨飯 (轉載)

轉載自"香港誌"網站

記得上次講過「波羅油」同「忌廉溝鮮奶」,呢兩樣都係細時回憶甚深既食物之一,不過要講起來,仲有許多不得不提。

講起上黎,其實以前阿婆屋企我同「肥仔」阿哥真係去唔少,但係一講到話要留響度訓一晚的話,果時既我真係死都唔制,只因為阿哥曾經被阿婆湊過就無乜所謂,但自出世後阿媽一手一腳湊我,佢去邊我都跟住佢,導致習慣了唔可以分開,加上細個果陣本人已係個百厭星,最鐘意耍性格唔聽人講,硬要訓墊辱唔訓慣阿婆鋪地下既席,所以次次上親去訓,夜晚緊係淚流滿面喊「媽咪」……

不過到左最後,細路多數都會被逼同環境妥協,本人都唔例外,訓醒至講。

記得阿婆直到「仙遊」前都有個早起既習慣,主要係因為後生果陣家中人口眾多,所以必須於天光前買定該日要煮既送而養成,每一次當我倆兄弟到佢屋企訓,翌日天曚光時份佢總會叫醒我地裗洗出門一齊食早餐。記得果陣我緊係唔願起身,所以好多時都係阿婆硬係拖住我換衫著鞋出去。

記得舊時既屋村無論商鋪、食肆、甚至診所都會設於該座樓下,唔同宜家有商場可以將所有野集中一齊咁方便。阿婆同我地出門口後,就會一齊行上後面慈樂村27座樓下飲茶,因為每次飲完後可以順道行過隔離街巿買送。記得該茶樓老闆係「架己難」(潮州人)開既,由於慈雲山大多數街坊都係潮州籍(包括阿婆阿公),所以阿婆同街坊飲茶都會份外親切,同夥計用潮州話講野同叫野食。以前既屋村茶樓環境同宜家既好唔同,相對起來比較溫暖而安靜,以前既人,年紀大既通常細語交談,後生d既或者會睇報紙歎茶,或者食完就埋單走人,相對於宜家,有d人大聲講電話,或者聚埋講股票現況……加上周圍又有電視機聲,失落左人情同風味。

當坐低之後,阿婆緊係會叫兩盅「排骨飯」比我同肥仔食,記得個盅係用好傳統、每次總有少許崩左既瓦盅蒸飯,上台後仲係熱辣辣,蒸氣騰騰,睇個盅細細地,但d排骨卻比起宜家大粒好多。不過細時既我絕對係個挑飲挑食既人,所以永遠只會食哂排骨就算,飯就一淡都唔食,到左呢個時候阿婆緊係用我唔識聽既潮州話鬧我,然後用匙羹餵我,但我仍然死都唔食,於是佢就會無好氣咁自己食埋d飯。

回想起黎,唸落自己細個實在係個麻煩人,包括阿婆在內,佢地要湊我實在要花比一般人要多既耐性同理性,換轉要是「宜家既我」要湊番「細個既我」的話,我肯定會用周星馳響當年tvb兒童節目「黑白疆屍」裡面虐待小朋友既方法——

「吊起發仔黎打!!」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