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1日

兒時慈雲山雜憶1—忌廉溝鮮奶‧波羅油 (轉載)

轉載自"香港誌"網站

記得細個果陣,阿媽好多時湊我同阿哥「肥仔」放學後,都會到慈雲山探我阿婆。

阿婆係住響舊式既屋村,無電梯可坐,幸好只係二樓,所以行上去一點都唔困難。廁所係要羅鎖匙出去走廊公用果隻,果陣因為仲有好多舅父同阿姨未結婚,所以阿婆屋企當時仲係好熱鬧,成日都有幾台麻雀打。

有時候下午見到舅父同阿姨早放工番黎,佢地都會帶「肥仔」同我落去樓下買零食,有時甚至會帶我地去樓下近遊樂場果間「銀泉冰室」(記得)度食「波羅油」,因為舅父曾經話過,果間冰室既「波羅油」係慈雲山相當出名。因為呢間冰室阿公同舅父佢地成日都會去食,加上當時既老闆娘都係「樓上樓下」,正係睇住我班舅父同阿姨大,所以佢地入親去實會傾計、食煙、講馬經,有時候舅父佢地踢完波,會去冰室歎冷氣睇電視,可能只係會「飲杯茶食個飽」,但坐幾耐都無乜所謂唔會被人趕走。全因為,大家都係老街坊。

記得「銀泉」所出既波羅包都係新鮮出爐,絕對無隔夜,整波羅油係用傳統動物牛油,熱辣辣溶響包心之中,既香而滑,同宜家巿面多數用平價而食落或者會feel到點點化學味既「瑪字甸」(人造牛油)味道差好遠!所以好多人入黎冰室都會叫呢個簡單又可以頂肚既「點心」。

除此之外,舅父果陣總係會叫兩杯「忌廉溝鮮奶」比我地飲,以前細個只知道佢既味道好怪,但好甜好好飲,又似汽水,又有鮮奶裡面滑滑既感覺,後來聽舅父回憶道,佢好飲既原因係鮮奶同忌廉既分量溝得剛剛好,氣唔會太多,而奶又唔會撞開既有忌廉汽水既味道,對比現今巿面上既「忌廉溝鮮奶」,要麼忌廉太多,要麼鮮奶太多,有如「豬八戒照鏡,兩面不是人」一樣。

可能有人會話,除左「忌廉溝鮮奶」外「波羅油」既味道實在係「各花入各眼」無既定標準,甚至來自不同地區既人,或者會認為自己區也有好好食既「波羅油」;不過,回憶既其實並非係細時食過既茶餐廳食品,而係已經失落已久,也許要到一d快將消失既舊區先可以回憶到既,正是那份有舊社會街坊人情味既溫暖。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