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3日

伴我成長的美味回憶: 油渣麵 (轉載)

每一個人都會覺得自己那一代是最苦的,袓父母會和我們說文革和日本侵華時的慘況,父母會和我們說六七十年代在香港做打工作的慘況,現在,也輪到我跟九十年代出生那一批談自己小時的生活環境和情況了...

我住的是在某種意義下頗有名的慈雲山公共屋村,在遊戲機還未普及的年代我和附近的孩子不是在走廊就是到地下的公園玩,也差不多是每天傍晚的時候就有一位婆婆用擔挑挑著兩桶油渣麵來叫賣,算起來我也算是她的常客呢!


油渣麵,我小時候也會叫作粉仔,是用上湯把類似上海粗麵的粗身白色麵條浸透,再加上冬菇、火腿絲、油渣,和最主要的菜脯而成的。粉仔這個叫法大概是八十年代初才用,後來已經改成專指兩頭幼、中間粗的銀針粉了。

油渣這東西在香港好像消失了十年似的,自從香港最後一家製豬油的工廠關閉了後便難以在市面找到油渣,只是近幾年不知怎的突然很多店子都賣起油渣麵了。

顧名思義,油渣是製油時留下來的渣滓。印象中把肥豬肉加熱會煉出豬油,提煉到最後留下來的就是豬油渣。因為油渣是充滿飽和性脂肪的不健康食物,所以也就特別美味了。

家裡雖然沒什麼規矩,但我們也不會就這樣拿著一碗麵在公園裡吃的。想吃的話我會先回家拿保溫瓶(也順便拿錢吧)再下來買,一個保溫瓶的量也就夠我和婆婆一人一碗了(弟弟因為是下午校,所以就沒他的份了)。

油渣麵中的油渣固然香,湯底也算鮮甜(充滿味精的鮮味),但說到主角還要算上菜脯。別小看那一丁點小東西,一家油渣麵的好壞很大程度取決於菜脯的水準,正常來說辣菜脯是自家做的才有意思,連辣菜脯也未能供應卻賣油渣麵的店子是不可靠的!(我上過太多當了...)

隨著慈雲山的重建,那婆婆的油渣麵就永遠的消失在我面前了。當然,除了婆婆的油渣麵外還有樓下街市熟食鋪明火即叫即煲,用粗火腿造的火腿通粉和生滾肉片粥,可是最令人懷念的還是那位婆婆的粉仔...

今時今日還想吃的話,大概在深水「土步」地鐵站高登那個出口,一出就往右走(很多鐵皮檔口的那條街)有一家叫"楊記"的還算可以,雖然和印象中的還是沒得比,但已是我吃過最好吃的一家了。同區「周記」雖然頗有名,但因為菜脯的原因我去了一次便不再去了...

7 則留言:

  1. 你好!眼見你整呢個集體回憶,我都有d感動。

    我家人20年前都係住慈雲山第65座8樓,而家住馬鞍山恆安,當年搬走果陣,我都係4歲,所以對徒置大廈時代的慈雲山,已失去印象了。

    眼見而家慈雲山變左咁多,真係唔知邊度打邊度。

    P.S.請問當時的第65座,係而家既甚麼位置呢?

    回覆刪除
  2. 65座現時大約係"民健樓"或"安欣閣"既位置。

    我都好懷念以前既慈雲山,希望大家可以多d交流。

    回覆刪除
  3. 謝謝引用! 這個blog 也做得很好, 令人找回很多小時候的回憶呢. (我當年住在60 座, 先後在約榮和保良四小讀過...)

    話說回來...這篇好像將會收錄在sinablog 出的新書中. 有興趣就買一本吧~ (我們沒有錢收的...自己也要拿錢去買呢! 反正收益是捐出去的, 也就沒什麼所謂了)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cfm?iss_id=20070706&sec_id=38163&subsec_id=6038907&art_id=7291148

    回覆刪除
  4. 聽我妹講佢編文都有收入本書到.

    回覆刪除
  5. marco 你家人住65座8樓幾多号室呀?我是7樓6001-02.

    回覆刪除
  6. 匿名2/25/2008

    我住 58 座差唔多日日放左學都會落去食粉
    記得個亞婆會有半碗賣架

    回覆刪除
  7. 匿名4/15/2008

    我係住59,個呀婆係咪有時坐係59座萬盛士多對開公園度,我都成日食,想起她的油渣麵無一間可比.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