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4日

舊日的慈雲山 (轉載)

帶了半天的面具,終於可好好除下來.慈雲山,今天頓成了兩家人的是非之地,亦令我在沙田坳?的回憶蒙上污垢.可能,早幾年它的拆卸,己暗示此地的風光,人情味己不再.現在,那家人的仇恨,不幸地被寫在慈雲山的紀錄?.或許,養不純的獅子,無論它如何裝模作樣,總會有發難張牙舞爪的一天.

回想十年前的沙田坳?,令人難以忘懷的是那又斜又長的沙田坳道.當年外公和外婆還住在那?,而那群獅子還未歸到寵?,回憶是美好的.每次探外公外婆,總會經過那條斜路,上山時一點也不好受.因為小巴司機總要以慢速上山,以確保車子有足夠的推動カ.不過,上山的風光確實很不錯,左方是竹園?,中間隔?一片叢林,一直延伸到山頂.再上便是獅子山了.坐在車頭,可清楚看到獅子頭悄悄地伏在九龍這片土地上.而與"猛獅"最親近的,可算是沙田坳?了.下斜路的時侯,就如過山車般直衝而下,如果在晚間時份,中途沒有人上車,那就更爽了,那種快被拋出車的感覺,偶爾做夢也會見到.

我記得當時他們住三樓,隔鄰的人都是認識,經常互相幫助.炎夏來臨,每家人都會開門乘涼,這亦深化了鄰居之間的關係.小孩子總會聚在一起,於長長的走廊上玩耍.這就是香港獨有的公屋文化.可惜的是,小時什少機會享受這種樂趣.不過,樓下茶室的油占多,確是回味無窮.在那麼多的表兄弟妹中,謝家子弟的回憶可算少.還有,在英管冶下,一年一度年初二煙花匯演,整家人圍??視,那種感覺特別?暖.不像現今特區政府動不動就放,令人很沒趣呢!那時還小,而且家?少問題,真的感到樂也融融,想起還是甜美喔!

現在沙田坳?己拆了,荒廢起來.那條斜道除了讓聖母醫院出入外,還是警察飛虎隊跑山訓練之地.舊日的鄰居都消散了,分佈在附近新建成屋村.舊日的足跡,只剩下一壺美酒,閒時用來回味了.

再度重遇你,悲多於喜.只望明日回首,別沾污我對這中等世外桃源的回憶!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